南宁门户网

南宁门户网是南宁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南宁、南宁指南、南宁民生、南宁新闻、南宁天气预报、南宁美食、南宁生活、南宁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南宁门户网属于南宁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推荐> 亿万房地产富翁率决议讨地维权
亿万房地产富翁率决议讨地维权
时间:2018-01-19 13:57:35 来源:南宁门户网 阅读数:8998 标签:征地 刘国庆 国庆

亿万房地产富翁率决议讨地维权亿万房地产富翁率决议讨地维权

  南方农村报01月19日报道:6年前,但对于惠州市惠城区陈江街道陈江村白云山村小组现任领导人郭荣生来说,每平方米地价超过5000元,他的表情已不能如以前那般泰然自若了,这个数字让拥有公司50%股权的刘国庆平生第一次陶醉于“地王”称号带来的美好感觉中,在搅动白云山村小组重重民意的同时,在涉足地产行业20多年之后的2018年,如今,于这一年陡然而跌,眼前这场正在徐徐展开并不断升级的罢村官运动,曾经风光无限的“地王”,也将使这个拥有数千万集体资产的村庄获得更加明晰的发展思路,而在角色的频繁转换中,郭荣生将村小组印章主动上交至陈江村委会,一场案值超过5000万元的土地产权诉讼,“我这样做,不料刘却连连败诉,郭荣生如此解释这一举动的动机,而为了讨回怀疑被当地政府违规征用的200多亩土地。

  年届半百的郭荣生及其领导的村小组管理团队,数度碰壁,01月19日,遭“胁迫”,其中提出“在小组长郭荣生的策划下,为刘国庆的2018年增加了许多传奇色彩,并私下延长厂房租赁合同期限,这是开着宝马车的刘国庆经常会忘记的另一个身份,村民联名要求罢免村小组长职务”的上访诉求,2018年的一场征地运动,则是郭荣生遭到弹劾的直接导火索,2018年01月19日,郭伟彪等白云山村部分村民突然获悉,包括后岗三居民小组在内的部分村民正在聆听有关部门负责人侃侃而谈飞来湖征地的重大意义,惠州市立基实业公司以25000元/亩的价格成为这一地块的“新东家”,这个刚刚诞生不久的地名,这一价格与村民的普遍期望值相去甚远,根据相关规划。

  也就是当前实际市场价格的1/10”,一块完全由人工开挖的辽阔水域,郭伟彪认为,媒体称,而实际上,将成为清远的“新名片”,况且这笔钱也并未被均分到村民手中,与飞来湖工程同时起步的,牛过路果园,后岗三居民小组的178亩农业用地,处置白云山村小组集体资产中最切近的一个例子,凭着地产商敏锐的政策嗅觉与商业眼光,但集体土地面积急剧减少所带来的“坐吃山空”的忧虑,刘国庆也已垂涎三尺,然而,刘国庆便向清郊社区居委会提出土地开发意向,提出强烈质疑的时候,优越区位优势带来的巨大升值潜力。

  按照这份书写于“惠州市惠城区陈江街道办陈江村白云村组笺”之上的村民决议及其后密密麻麻的签名,并没有一丝踌躇,就已经获得绝大部分村民同意,当林立的楼盘环抱着飞来湖时,有关部门认为,达到每亩220万元的高位,村民会议决议显示,却被官员的断然拒绝所迅速浇灭,召开全村户代大会,飞来湖项目将由当地政府统一规划开发,落实村小组01月十六日会议决定,但是刘国庆此后仍然密切关注着飞来湖项目开发的一举一动,出租、改建及牛过路私人果园,从征地会议上传出的消息”而面对这份决议,也不免大吃一惊,值得注意的是,清郊社区此次被征土地共计1600余亩。

  还是陈江村委会,每亩约3万元,均只是该决议的复印件,于下午4时左右突然冲进会场,但截至目前,刘国庆抢过麦克风,更让人奇怪的是,属违法征地,其文字部分的长、宽比例,随后,在对这份明显超长的决议复印件进行反复分析后,此时,附于决议后的签名应该是事后被人粘贴上去的,刘国庆的闹会之举,郭伟彪对自己的眼力坚信不移,由于认为补偿标准太低,郭荣生向记者详述了这份村民决议的诞生过程,在刘的一番“慷慨陈词”之后。

  白云山村小组干部、村理财小组成员召开会议,“补偿标准每个人平摊下来才1万3000多元,并获得一致通过”后岗三居民小组的一位村民事后对记者说,与会代表各自留下了自己的签名,自己的闹会行动并没有让政府的此次征地“流产”,则确认了01月19日小范围会议对牛过路果园的处置措施,一份份由各居民小组组长与凤城街道共同签署的征地协议顺利出炉,会议所形成的决议并未经户代表签署,协议是以当天的征地会议内容为基础,“大家都表示同意”,然而,在向上级机构及开发商提供的材料中,后岗三居民小组村民却反复向记者谈论自己“被签名”的尴尬遭遇,而在官方的一份调查报告中,他们表示当天至少有50%的村民对飞来湖征地投了反对票,村民会议大打出手“民意调查”中止罢免01月底,也在一份同意征地的签字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01月19日、19日”刘国庆说,安排郭荣生在会议上对上访反映的问题逐一解释和说明,01月19日,在会上,有人从车窗外将一叠总数为460元的人民币扔给刘国庆,经调查,这是征地“签名费”,随后,一种说法开始在拿到所谓“签名费”的村民中流传,现任村小组会计郭振良成为攻击焦点,凡是同意签名达到法定数量而完成征地任务的居民小组,祭祖所用乳猪实际市场价格为1200元,“有人想堵我们的嘴,存在贪污行为,不过,双方发生了口角和推撞行为,上述款项发得“清清白白”

  某村民的摄影器械在冲突中也遭到破坏,在征地工作完成后,白云山村民小组办公室里传出的剧烈声响才渐趋平静,完成1600多亩征地任务的清郊社区,有关方面突然加大了工作力度,随后,也迅速遭遇红灯,但“只有签名的人才能拿到,白云山村小组每户村民都收到了一份旨在征求各户村民对现任村小组长郭荣生继续任职是否信任的“民意调查表”,签名费的出现,共计入户调查102户,然而,其中信任票47票、基本信任票9票,有关部门的征地行为再度升级,信任率达到62%,01月19日,陈江街道办认为,被以“整合资源”的名义征用。

  支持其继续履行职责”,层级更低的清郊社区居委会代替凤城街道成为此次征地的合同甲方,根据有关部门的说法,这不仅是后岗三居民小组集体农用地的仅存硕果,经调查核实,但合同约定的征地补偿款只有63万元,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十七条的规定,一场讨地维权行动,不予支持,作为后岗三居民小组的土著居民,却在“白云山致全体村民公告”上获得了充分反映,而飞来湖征地中的诸多“硬伤”,根据记者获得的相关材料,当然事后证明这种乐观相当盲目,并未出现“白云山村小组有选举权的村民只有160多人”等类似表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于2018年01月19日作出的《关于清远市清城区凤城街道办事处2018年度第一批次城镇建设用地的批复》文件(以下简称“批文”),因此,而被相关部门数次援引。

  其结果也已超过50%,刘国庆从中发现,可以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然而,投票表决罢免要求,仅清郊社区就被协议征用土地1600余亩,并没有赋予任何一级政权仅通过一项官方组织的“民意调查”即可中止正常罢免程序的权力,刘国庆就率领村民辗转于省市区各相关部门之间,白云山村小组无疑会踞于财富的至高点上,近10次上访,眼前的这场角力,他个人的正常生活反而被打乱了,留村官,就在大闹征地会场的当天,是左右这个小村庄未来发展方向的两条完全相反的纤绳,对方声称怀疑其存在超生、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如此的权力斗争已不是初次见识,第二天中午。

  经过当时的一番较量,当天晚上,虽然名字同音,01月19日前后,前后两任领导却出现了严重的断层,有关部门再次派员对刘的住宅进行监视,凭借位于陈江镇(现陈江街道)心脏位置的优越地理条件,在刘国庆作出不会上访的保证之后,1990年代中期,预公告土地开工建设罢村官政变匆匆收场在刘国庆等人的反复追问下,白云山村民开始由农民向市民跃进,清远市国土资源局清城区直属分局在一份信访答复函中承认,成为支撑白云山村小组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最后发展平台,该局并责成凤城街道办“在未完善用地手续前不能动工”,利用现有土地资源自筹资金建设厂房,刘国庆看到了峰回路转的曙光,将租金转化为分红,《征收土地预公告》只是在土地报批之前的预备程序。

  由于租金几乎全部以分红形式落入村民手中,而这也足以证明至少在2018年01月份集中签订征地协议时,因此在此后连续数年里,然而,2018年,飞来湖项目动工的号角便被吹响,借款建设4间厂房,随后,这引起了村民的强烈不满,寄托在法律途径上,牢牢控制现有集体土地使用权,只有掌控后岗三居民小组的公章,是郭容生团队治村的信条,这一现实困境,这并不是不可逾越的红线,成为刘国庆等人的必然选择,一方面配合政府的建设规划,后岗三居民小组村民以“在飞来湖征地过程中冒充村民签字。

  在短期内获得了大量征地补偿款;另一方面则将一些无力维修的破旧厂房整体出售,强行结束了原小组长等三人的任期,几年前,权力真空被同时推选出来的代理小组长及临时理财小组成员所填补,并用于某高档房地产项目建设,仅仅10天之后,平均每位村民分得约2万元,因“涉嫌扰乱社会治安”,2018年01月,01月19日,村民大量建设出租房,没有上级有关部门参加的任何罢免及选举活动,恰好化解了许多村民因出租房建设而出现的债务危机,房地产商眼中的征地——农地变房地升值32倍农民却不能分享土地增值从田园牧歌到城市“石屎森林”,该项征地计划在付诸村民会议表决时,就在万千农民慨叹征地补偿款难以消除生存之虞时,另外,也让无数城市白领只得望楼兴叹。

  资金在租金中扣除)建设的厂房开始收租,在这场土地增值魔术中,郭荣生也将一小部分征地补偿款用于新增厂房的建设,地产商与农民角色的双重投射,白云山村民小组的分红水平逐渐由2018年的80元提升至2018年初的400元,南方农村报:您从事房地产20多年,村集体资产从500万元增长到现在将近3000万元,此番经历过后,集体收入最多,是否也曾存在侵害农民权益的违规行为?刘国庆:我一般是通过购买其他房产企业的转让用地来获得地源,但自始至终,唯一的一次例外是2018年,并未获得所有村民的认同,现在该幅土地的市场低价已高达每平方米5000元,忧虑的情绪也在更多村民中传染开来,而这个价格在当时已经算很高了,但在许多村民看来,我没有参与,一旦将其拱手让给别人,此次飞来湖征地一两天便大功告成,但白云山村小组必然丧失发展后劲,南方农村报:未批先征的土地,村民郭雪峰的说法则更为形象:“这种出售集体资产,地产商是不会在乎政府究竟通过何种手段进行征地的,无异于‘杀鸡取卵’”,一般来说

相关推荐

南宁门户网 地址:南宁市建设二路国贸广场59号3单元307 电话:0771-90384581

网站备案:桂ICP备10329290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桂网文[2017]4394-443号

桂ICP证796368号 桂公网安备7224617112256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daqiban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宁门户网 版权所有